1. <code id="xzam5"><nobr id="xzam5"><track id="xzam5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      <code id="xzam5"></code>
      <label id="xzam5"></label>
      <nav id="xzam5"></nav>
        <code id="xzam5"></code>

        1. <big id="xzam5"><nobr id="xzam5"></nobr></big><code id="xzam5"></code><code id="xzam5"></code>
          <tr id="xzam5"></tr>
        2. 微信 手機版
          首頁 > 消指 > 消費提示 >
          “李船長”:帶著“星星的孩子”一同起航 2019-11-22 11:23:06  來源:福建日報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李利勇和星兒在帆船上。

          李利勇請專業老師教“星兒”們畫畫。

          李利勇組織星兒家庭社會融合實踐后合影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我要是能當上船長就好了”,一個自閉癥孩子無心的一句話,成了李利勇心里的一面帆,推著他為這些“星星的孩子”(指自閉癥孩子,以下簡稱星兒)們慷慨解囊、揮灑汗水,4年不間斷地帶他們揚帆大海,向社會融合前行。

          回報社會挑戰“不可能的任務”

          來自東山島的李利勇,黝黑的臉上滿是陽光海浪的印記。他從8歲起學習帆船,是國家帆船隊的退役運動員。

          “20多年前,我父親患上尿毒癥,當時社會各界發起愛心募款,幫我家渡過難關。我一直記著要回報這份愛,”李利勇告訴記者,從帆船隊退役后,他繼續從事帆船事業,2013年有一次無意來到特殊教育學校,接觸到了“星星的孩子”。

          “敢不敢把他們也帶上帆船?”當時,相關負責人的一句問話讓他心里一動。在與星兒的接觸中,他逐漸了解到社會對星兒群體的接納程度不高,星兒的活動范圍很狹小,家長都承擔著常人難以了解的壓力。“當時我就有一個想法——用自己的專業技能來幫助他們,讓星兒走上帆船,讓大海的廣闊和包容給他們一點安慰。”

          但這件事阻力不小。不少人告訴他,帶星兒上船幾乎是“不可能的任務”。首先是風險大,帶領不太受控的星兒進行海上運動,保險公司拒絕承保,孩子家長也非常擔憂;其次,對不會游泳的普通人來說,大海都有點令人畏懼,更不用說容易害怕新環境、新事物的星兒們。

          為此,李利勇多次向星兒培訓機構、專業人士咨詢,盡量多了解星兒的特點,然后針對性地制定體驗方案,并在安全方面下足功夫。終于,有一些敢于嘗試的家長,報名參加了帆船體驗課。

          “第一次體驗課,團隊每個人都捏著一把汗。”李利勇說,帶星兒出海的確不容易,很多孩子第一次上船都很抗拒,教練們要耐心安撫,并溫柔地把他們抱上船。上船后,很多孩子害怕,只會緊緊抱住某個物體,他自己甚至被緊張的孩子咬了幾口,抓破了手。

          沒想到,當船駛向大海,孩子們漸漸平靜了。當他們在教練的帶領下嘗試著坐到船尾,把赤腳放進海水中,感受海水包圍的清涼,他們笑了。李利勇的心逐漸放下了。

          “當時我在操縱帆船,聽到有個孩子說,‘我要是能當上船長就好了’。我的心里大為震動,沒想到,這是一個自閉癥孩子說的話!他們和其他孩子一樣也有航海的夢想!”李利勇說,從那天起,他就暗暗下決心,給他們更多耐心,把更多星兒帶上帆船。

          也就是從那天起,李利勇成了星兒們的“李船長”,再也沒有卸任過。在廈門的五緣灣港口,常常可以看到李利勇領著孩子和家長上帆船。在“李船長”的指令下,孩子們熟練地解開纜繩,升起風帆,根據風向調整船舵,緩緩向無邊大海駛去。

          帶3700多人次揚帆大海

          “我是雄欣!我好開心!媽媽我愛你!”今年17歲的雄欣就是當年那個想當船長的孩子,又是一個周末,他帶著太陽鏡站在船尾自如地控帆掌舵,儼然一個帥氣的小船長。成功控制帆船穿過五緣灣大橋后,他興奮地喊了起來。

          “在海上,他格外快樂。在家里,他有時不一定回答我們的問話,但在這里他的情緒很平穩,有問必答。大海遼闊,令人心情舒暢;帆船沒有馬達聲,只需要感受海風和水流,他們很喜歡這樣的運動。”雄欣媽媽說,體驗過出海的星兒,大多都愛上這種感覺,都很期待周六的活動,因下雨活動取消,有些星兒還會鬧脾氣。

          家長王媽媽說:“帆船運動并不是個很普遍的運動,因為有‘李船長’,我們不僅能夠免費定期參與,還練出了一些技能。不僅孩子們在運動中獲得了快樂,我們家長也能獲得非常難得的喘息時間,在大海中得到放松。更重要的是,社會上多了一個接納星兒的地方,可以讓孩子們痛快地感受陽光,感受大自然,這機會太寶貴了!”

          從2013年開始,每周六上午,只要天氣允許,李利勇都會組織星兒家庭到五緣灣體驗帆船出海,體驗者迄今已達3700多人次。

          目前,在我國帆船這個運動項目,每人每小時登船價格要超過百元。為了讓星兒免費體驗,李利勇每年要投入50萬元以上的成本,還犧牲了每年數百萬元的帆船旅游收入。

          “剛開始很多人不看好,想看看我能堅持多久。團隊里也有不同的聲音,覺得我為星兒們投入太多。”李利勇說,和星兒們接觸越深,越不忍他們失去這一份快樂,不忍家長們失去這可以接納他們的地方。“有想放棄的時候,聽他們的一聲‘李船長’,我放不下他們。”終于,這份執著打動了大家,1年、2年,到第3年時,支持者越來越多,團隊成員也逐漸把服務星兒群體當成了事業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2016年,他榮獲了“廈門十佳扶殘助殘好心人”。從2018年開始,條件允許的每一天,他都會組織星兒帆船出海體驗,受益的孩子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以帆為媒助星兒走向社會

          “我家孩子不僅收獲了大海上的歡笑,還練出了本領當上船長,參加過帆船賽呢!”一位星兒的母親自豪地告訴記者。

          在服務星兒的過程中,李利勇發現有些星兒對帆船運動很有悟性。“比如有的孩子上船前他會自己穿上救生衣走到操作臺,下船前會放好船舵,把纜繩拋給教練,這些動作都沒有人刻意教他,是他看到自己記住的。”李利勇說,像通過大橋也是有難度的,橋洞不大,退潮時海水有流向,掌舵者要學會判斷風向,并與海風、海潮協作,有些星兒能夠掌握技巧。

          于是,李利勇挑選了6位星兒,組建了一支“星兒帆船隊”。在他參與組織的“中國·東山島2017企業帆船賽”上,他把賽會的主題定為:海洋無界,大愛無疆,關注來自“星星的孩子”。比賽上,星兒帆船隊閃亮登場,更多人看見了星兒馳騁大海的身影。

          2017年,李利勇帶著星兒們做的118顆愛心星星,踏上徒步戈壁的122公里,并在沿路把這些星星送給同行的企業家們,能讓更多人了解關注到自閉癥群體。

          除了帆船體驗,在廈門五通燈塔公園的帆船中心里,李利勇還聘請了專業教師,為星兒提供繪畫、歌唱、篆刻、書法等10多種課程,希望讓他們發展興趣愛好,習得有一技之長。

          “最初,我只是想通過帆船運動和海洋文化,給星兒家庭多一些快樂和社會活動空間。隨著接觸的深入,我更希望社會上有更多人意識到他們的存在和特點,”他說,希望更多人從知曉、理解,到尊重和接納,最后把星兒當作社會正常存在的一分子,用平常的態度對待,讓他們真正和社會融合。為此,他不會停下腳步,也希望有關部門給星兒更多關注,引進更多社會資源幫助他們和社會融合。

          編后:

          當前,醫學界對自閉癥患病原因始終不明,目前還沒有找到治療自閉癥行之有效的辦法。需要通過長期的觀察、研究,利用各種形式的康復訓練,來讓星兒慢慢打開內心世界,樂于與外界交流。

          因為深知每個星兒背后,都有其父母超出常人的毅力與精力的付出,所以為那些能相伴星兒,給星兒友愛、平等相處、相融的人和團體,肅然起敬!

          要讓星兒參與戶外活動,而且還是水上帆船運動,能有序、高效、安全的順利進行,背后組織者的巨大付出與精心籌劃有多不易。

          實踐證明,經過早期篩查、堅持不懈地干預,許多星兒能夠融入社會、自立生活。

          對于星兒來說,更大的障礙和挑戰不在于他們的不同,而是社會是否能更廣泛的接納和包容。

          所以,幫助星兒,我們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給他們最多的關愛。只要全社會共同努力,這些孩子就能一步步成為普通人。(福建日報記者 陳旻 文/圖)

          相關閱讀:
          熱點文章
          750彩票